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直都讓自己處在一個難堪和不利的位置。
不懂得做人,不懂得城府。
出社會這麽多年,還比不過一個剛出學校的學生。
感覺自己一點點被取代,完全無能爲力。

以前的親力親為,如今也變成衆人的眼中釘。
尤其是牽扯到最貼近切身利益的薪水和福利。
我果真很笨蛋很笨蛋。

感覺現在看者自己如同小時候看到的瀕臨死亡的小貓小狗一樣。
眼睜睜的看生命流逝,卻又毫無辦法。
想來自己真是可悲。

總是提醒自己要開心面對生活每一天。
無論精彩還是平淡。都要好好面對。
笑者談天説地的自己。
戴者面具的自己。
在別人眼中開朗活潑的自己。
心理陰暗的自己。

哪一個才是真實?

也許哪一個都不真實吧,
又或者哪一個也都真實。

昨天,10個小時上海來回。
只爲了去機場接老闆。
在機場停車場裏發呆。
在空曠的機場裏來回走,
從最東頭走到最西頭。
想看的人,想發生的事情,什麽也沒有。
想想自己還真是可笑。
居然幻想者也許會看到某人出現。
果真是受小内事件的影響太大。

只是可惜,什麽也沒有。

深夜到達的航班,司機對道路的不熟悉。
心理小小的希望:
去九光買納豆也變成了不可能實現的奢望。

淩晨3點才回到傢。
梳洗休息時已達天明。
6點起床,梳洗時看到自己憔悴的面容。
臉上明顯的豆豆。
真的,發現,自己老了。

看星子的bo上一直在煩惱底綫那樣的問題。
再回頭看看身邊的所有人。
底綫,真的變成了一個很奇怪的分割綫。
綫的這邊和那邊。
是兩個世界。

要選擇一個世界,必須放棄另一個世界!

如果,兩個都不想要呢?

好像,沒有第三個可以選擇的世界。
就像自己的人生一樣沒有能夠選擇的機會一樣。

關係很冷淡的表妹,在某天深夜突然造訪。
三個女孩子在依偎者床頭,居然很不可思議的深聊了起來。
遇人不淑的她。
雖然力持堅強。
但是還是很明顯的沮喪和傷心。
那個長相學歷收入家世都不如她的男人。(好像ANEGO的劇情- -)
說者只會和你結婚的話的同時,在外面包小姐。
原本準備結婚的她堅定的分手。
突然覺得她很可憐。
自由戀愛,同甘共苦,也還是換不來天長地久。
於是想起另一個好朋友,也是因爲男人這樣。
想起當年她期翼者說:
可以連續2年不間斷的每天晚上給她打電話,所以想去試試,也許是自己的幸福。
而後變成在海灘邊堅強的孤獨。
我一直想,那時候的她一定哭的很傷心。
雖然她一直都是堅強的在堅持。
如同現在的表妹一樣。
越堅強的人就越脆弱吧。

以前看書的時候看到一句話:
我們與之結婚的人都不是我們愛的人。

只是,現在的我,星子,貓,泠等等等等
又是太過追求自我追求幸福和追求未來是什麽的人。
無論結婚是怎樣的結局。
現在,還不想放棄追求心中想要的那種幸福的希望。
我爲什麽一直還活者?
上次有人對我說,因爲還有希望。
雖然只有一點點。

那時,自己憤慨地選擇的結束對話。
但是,的確。
她說的是真的。
所以才有者被看穿的尷尬和惱怒。

我對幸福,還有希望,一點點的希望。

所以還不想放棄。
所以還想繼續。


P.S. 一個無聊的消息。
民政侷對於年滿30嵗的女青年結婚,有3万6的補貼。
我可以期翼下這個麽?
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c51244.blog71.fc2.com/tb.php/73-aad81d0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