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6.09.17 空白的幾日
我果真是半夜清醒派。
白天,渾渾噩噩,不知道要想些什麽。
如果不是對面的女孩子今天沒有來上班,如果不是吃飯的時候,南通的會計刻意問起關於星期天的事情。
我早已經忘記今天是何昔了。
時間,習慣,可怕的東西。
慢慢侵蝕人的心,人的記憶。
裁紙的時候,刀片在右手手指上划下了深深的一道傷口。
血,如潮湧。
奇怪,小小的手指也會有這麽多血量可以耗盡。
不覺得疼。
只是覺得奇怪。
大概,麻木了吧。
也只有此刻敲打着鍵盤的時候,傷口傳來陣陣的刺痛。
直達心裏。
自己一直都沒有忘記過疼痛的感覺。
和疼痛中享受的滋味。
疼痛,大概是目前唯一活着的證明吧。

又去看了《朋友》那樣的一篇文。
喜歡裏面那句:將來還有人想起我的時候,能有感激的心情。

生活越來越糟,時間越過越快,
不抱有希望其實就是最大的希望。
真的會是這樣嗎?
那我也不要抱有希望好了。
如果這樣能過得輕鬆一點,我願意。

但是,想真正做到不抱有希望,好像很難做到。
自己是什麽樣子的人,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
難!難!難!

好在,現在已經不怎麽去想過去的事情了。
人到了一個境地,真的只會向前看了。
不是無法回頭,是不願意回頭。

在電腦前看SI CON時,投入到縂認爲自己也是在現場。
隨著燈光暗下,歌聲響起,眼淚落下。
有很多很多話想對剛說。

在還沒有走到他身邊時,不能放棄。

空白的幾日,悟出的決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c51244.blog71.fc2.com/tb.php/41-6ba3526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