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昨天8點剛過點就睡了。前天晚上幾乎通宵的比賽消耗了我太多的體力。
也消耗了偶無比多的淚水。
阿根廷就那樣走了。真的很難受。似乎一直都是扮演着悲劇英雄的角色。
華麗悲壯和深深的無奈。
總是這樣重復着悲劇般的命運。

根本不懂球的人每天早上來對我大說特說昨天那場比賽如何如何,漏洞百出的評價真讓人厭煩。
沒有特別喜歡的球隊,沒有對足球特別的感覺。
只知道重復昨天誰誰又哭了。誰的點球沒有進....誰的又被撲出來。
這樣的話又有什麽意思。
真是無聊的人啊。

大清早被拎到公司,因爲公司要打官司,於是需要整理3年來的財務報表和對方往來的票據統計。
幾工尺高的票據.淩亂的字跡,模糊的數據。
真的好想死啊。
本來說好陪竹子他們去中山陵也不得不推辭掉。

聼了《夏模樣》的片段,憂傷的曲調不知道爲什麽卻給我溫暖的感覺。
心情平靜。

奇怪的自己。

很多話非常非常的想說。可是說不出口。
很多想法想告訴別人,可是無法訴説。
很多壓力想發洩,可是沒有途徑。沒有任何地方。

想起OPPA的電影裏他的心願:
我想給她一個傢,想要世界上有容我之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c51244.blog71.fc2.com/tb.php/19-26149814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