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5.28 还在湖南
还在湖南.
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
很有可能是明天.
老板出去吃饭,怕我说错话,于是让我留在饭店自己解决.
其实到好,和老板在一起压力太大.
到不如自己到处瞎逛.
可惜的是,准备工作没有做好.
这里有什么特别的,该怎么走完全不知道.
结果只是去酒店对面的超市挑了点特产.
在酒店服务员的指引下找到附近一家他们常去的口味不错的店里.
因为只有一个人,所以很搞笑的只点了一个菜,然后打包漫漫拎回酒店.
一天连续两次拎着塑料袋进入酒店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意.
第一次的时候,在电梯里与到4个中年男人,看第一眼的时候就直觉是日本人,
果真,他们一开口就是日语.
因为在他们前下,又被堵在最里面.
于是小秀了几句日文.
惹得几个老头高兴的说,啊!!~~~也是日本人啊.
- -||

湖南好热.
昨天有人说,今天下雨会降温很多.
早上7点多到人家公司,被老板扔在大厅里等,
外面果真开始下雨.
突然很冷很冷.
我在人家公司的大厅里一直坐了将近4个小时= =+
后来出门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外面很热.虽然下雨了.
还是很闷很热.
于是今天变成了只要一出门就开始狂流汗的样子.
在超市,在小店,在电梯里我一直都是汗流满面,感觉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其实挺不明白,老板要我来干吗= =+
完全没什么事干.
大概到新疆会忙死吧.

本来想买这里的特产---摈榔
不知道身边有没有人会接受.
因为曾经有认识的人吃过这个说不能接受,很呛.
上午在大厅里等老板的时候,坐在旁边的一个湖南大叔不停的在嚼摈榔.
还是嘴巴张着嚼,
巴咋巴咋的~~~
让人很难接受.
吃完了立刻再从西装裤里掏出一大包继续.
= =
我真奇怪那么大包他怎么塞到口袋里的= =

于是我在买摈榔的地方把所有的摈榔都翻了个遍也米研究出其中的区别后放弃.
不买了.
而且我发现湖南人有很奇怪的习惯:
喜欢坐在路边高出来的那个小台阶上= =||
无法理解.
大白天的,男女老少,还有情侣全这样.
虽然不是全部都坐,起码十个人中有6个.....

湖南的小姑娘真的长的还不错.
也不排除我 用了让世界变美好的办法.
笑.
不过他们都很白,个子也没有以前认识的人说的那么矮.
和我差不多- -
忘了以前认识的那个人也一直说我很矮.
笑.
年纪果然大了.很多事情都记不了.
湖南的女孩子普遍还很敢穿.
我一天看到无数个穿露半个背部的.
更多的是穿紧身的中裤
汗~~~
都还满瘦的.
慕~~~~~

湘菜满好吃的.
我发现我的确很能吃辣.
还是南通现在和这里差不多辣?!
中午的那顿,东家说不地道.
晚上的这个小店是本地人推荐的.
我吃也没什么啊.
哇~~~哈哈~~我真的满能吃辣.

小静静10.3结婚,让我一定要去.
话说MARY和小白什么时候结婚来着?
知道的人告诉我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老板嫌弃我拎自己的那个包包很寒蝉.
让我用他的LV包包.
= =
老实说,感觉还真好.
整个人都巨自信.
OMG
我还真不要脸.

长沙机场果然和网上说的一样.
所有标识都用中英韩文......
米去张家界.
没见识到全韩文的中国机场.
残念.

现在人在株洲.
家人勿担心.
以上.
一直都讓自己處在一個難堪和不利的位置。
不懂得做人,不懂得城府。
出社會這麽多年,還比不過一個剛出學校的學生。
感覺自己一點點被取代,完全無能爲力。

以前的親力親為,如今也變成衆人的眼中釘。
尤其是牽扯到最貼近切身利益的薪水和福利。
我果真很笨蛋很笨蛋。

感覺現在看者自己如同小時候看到的瀕臨死亡的小貓小狗一樣。
眼睜睜的看生命流逝,卻又毫無辦法。
想來自己真是可悲。

總是提醒自己要開心面對生活每一天。
無論精彩還是平淡。都要好好面對。
笑者談天説地的自己。
戴者面具的自己。
在別人眼中開朗活潑的自己。
心理陰暗的自己。

哪一個才是真實?

也許哪一個都不真實吧,
又或者哪一個也都真實。

昨天,10個小時上海來回。
只爲了去機場接老闆。
在機場停車場裏發呆。
在空曠的機場裏來回走,
從最東頭走到最西頭。
想看的人,想發生的事情,什麽也沒有。
想想自己還真是可笑。
居然幻想者也許會看到某人出現。
果真是受小内事件的影響太大。

只是可惜,什麽也沒有。

深夜到達的航班,司機對道路的不熟悉。
心理小小的希望:
去九光買納豆也變成了不可能實現的奢望。

淩晨3點才回到傢。
梳洗休息時已達天明。
6點起床,梳洗時看到自己憔悴的面容。
臉上明顯的豆豆。
真的,發現,自己老了。

看星子的bo上一直在煩惱底綫那樣的問題。
再回頭看看身邊的所有人。
底綫,真的變成了一個很奇怪的分割綫。
綫的這邊和那邊。
是兩個世界。

要選擇一個世界,必須放棄另一個世界!

如果,兩個都不想要呢?

好像,沒有第三個可以選擇的世界。
就像自己的人生一樣沒有能夠選擇的機會一樣。

關係很冷淡的表妹,在某天深夜突然造訪。
三個女孩子在依偎者床頭,居然很不可思議的深聊了起來。
遇人不淑的她。
雖然力持堅強。
但是還是很明顯的沮喪和傷心。
那個長相學歷收入家世都不如她的男人。(好像ANEGO的劇情- -)
說者只會和你結婚的話的同時,在外面包小姐。
原本準備結婚的她堅定的分手。
突然覺得她很可憐。
自由戀愛,同甘共苦,也還是換不來天長地久。
於是想起另一個好朋友,也是因爲男人這樣。
想起當年她期翼者說:
可以連續2年不間斷的每天晚上給她打電話,所以想去試試,也許是自己的幸福。
而後變成在海灘邊堅強的孤獨。
我一直想,那時候的她一定哭的很傷心。
雖然她一直都是堅強的在堅持。
如同現在的表妹一樣。
越堅強的人就越脆弱吧。

以前看書的時候看到一句話:
我們與之結婚的人都不是我們愛的人。

只是,現在的我,星子,貓,泠等等等等
又是太過追求自我追求幸福和追求未來是什麽的人。
無論結婚是怎樣的結局。
現在,還不想放棄追求心中想要的那種幸福的希望。
我爲什麽一直還活者?
上次有人對我說,因爲還有希望。
雖然只有一點點。

那時,自己憤慨地選擇的結束對話。
但是,的確。
她說的是真的。
所以才有者被看穿的尷尬和惱怒。

我對幸福,還有希望,一點點的希望。

所以還不想放棄。
所以還想繼續。


P.S. 一個無聊的消息。
民政侷對於年滿30嵗的女青年結婚,有3万6的補貼。
我可以期翼下這個麽?
汗。

2007.05.19 讓我發洩
真是TMD!!!!!!!!!!
= =!!!!!!
我要罵髒話。

破公司,爭權奪勢!
自以爲是。
一群大白喫。
尤其是那幾個老總。
沒文化沒素質,爆發戶的醜陋嘴臉。
等我以後有錢了。
拿錢砸死你們。

那個死拽的鬼司機。
願上帝保佑你不是死在路上。

MD!!!!!
我這個窩囊廢物。
除了唯唯諾諾的,還會什麽?
什麽也不會。

真想掐死自己。
早死早超生!
一直強迫別人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
希望自己不要是那樣的人。

今天本來該去新疆的。
結果,還是因爲不知道的原因,被放棄了。
只不過,這次的放棄,是別人的因素,而不是自己。
但是,也許還是因爲我自己的原因吧。
大概。
安慰自己說,沒關係,反正自己也不是太願意去那裏被紫外綫侵蝕。
雖然其實,心裏有個小小的聲音在反駁。
“很想去看看大漠的風光”
很想很想啊。
但是,這些不是自己可以做主的。

能作主的事情自己也不知道。
應該什麽都做不了吧。
一切的一切。

昨天,有人問我。
理想的人生是什麽樣子的?
我想了半天,回答:
自由自在,有朋友,有希望。

心裏還有個欲望的火苗在燃燒。
我,還想要相愛的人,可愛漂亮的兒子,和安逸穩定的生活。

太貪心了。
於是,自己努力在撲滅那小小的火苗。

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好好工作。

謝謝毒瘤對我的忠告。
謝謝艷艷對我的關心。
謝謝所有關心我的人。
真的謝謝。

我很需要工作。
需要能夠彌補空白的東西。
很需要很需要。
因爲現在感覺,工作已經變成自己救命的稻草。
雖然它真的只是稻草。

拿身體來換的一切。
這樣的想法,早在很早很早很早以前就不在乎。
我想要的是早點的結束。

結束也許是開始。
我一直很期盼開始。

我,真的不是一個開朗和樂天的人。
如題。
我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在海中間慢慢被淹沒的小島。
無處可去,也無法逃避。
只能眼睜睜看者潮水慢慢的漫過自己的身體。
無能為力。
我花了好多好多的力氣去向人求救。
可是,沒有人理睬。
雖然其使自己早就明白,這樣的大海裏只有自己一個,還是忍不住開口大喊:
救命!救命!

但是,面對的除了日益臨近的潮水和海浪的嘲笑。
沒有其他。

我只是一個人而已。

我想死了。
2007.05.04 意外
意外就是想不到的事。
以前有人這樣告訴過我。
老實説,我從來沒想到過自己會發生這樣的意外。
以爲自己夠小心夠謹慎。

現在只要是有人對我說要更加小心更加謹慎就覺得好好笑。
我難道做得還不夠麽?!

飛的感覺一如既往的讓人害怕和來不及準備。
躺在路上,雨水打在臉上,恐懼和害怕,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
耳邊交錯的人群,嘈雜的喇叭聲,劇痛得身體。
反而使大腦愈加的清醒。

孤獨、害怕的清醒。

對那天的記憶清晰的可怕
飛出去,摔在路上,冰冷的雨水,交錯的人群,嘈雜的聲音,世態的炎涼、和痛哭不已的自己。
以及,最後趕到的同事大姐有力的雙手,和不停的聲音:
別害怕,沒事的,別害怕,別害怕.......

那天讓我想感謝很多人。
也讓我開始很害怕某些人。

艷艷讓我好好想想究竟什麽才是最重要。

不知道,這場意外給我帶來的會是什麽。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